搜索
“云南省优秀共产党员” 郭彩廷

傈僳山寨的"撮基帕"——追记腾冲边境傈僳族地区乡镇干部郭彩廷(二)

来源:保山日报         2019-08-23 16:12:58

1.jpg

尽管郭彩廷已经走了好几天了,但在轮马、胆扎两个社区的群众,尤其是傈僳族同胞都不敢相信这个残忍的事实。因为,在乡亲们的心里,郭彩廷是不折不扣的“撮基帕”(音译,傈僳族语“好人”的意思)!他是不会轻易舍得离开他们的。

面对困难,他说:“又不怕!”

槟榔江是腾冲西部、中缅边境的一条美丽的河流,闻名遐迩的“上树鱼”就产自这里。源自中缅边境著名的狼牙山山系的众多溪流,由北向南流经胆扎、轮马两个社区后交汇,形成槟榔江。

槟榔江水系发达,落差大,适合进行多级电力开发利用。2010年,市、县开始筹备槟榔江水电站开发工作。

2.jpg

郭彩廷出生在轮马社区,熟悉槟榔江的一切。他从小耳濡目染,对傈僳族群众的生活很熟悉,也自然学会了一些傈僳族语言,这为他后来与傈僳族群众打交道提供了便利。尤其在被抽派到三岔河水库征地拆迁过程中,他深刻感受到傈僳族语言的重要性,便在工作之余进一步学精傈僳族语言。这为他后期的工作开展打下了基础。

为配合县里的工作,猴桥镇抽调了大量的人员参与到前期的拆迁安置工作中。由于是本地干部,出生在淹没区,熟悉当地情况,又会说傈僳族语言,班子很信任他。在抽派人员时,党委班子第一时间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郭彩廷。

3.jpg

被抽派出来协助县里工作的郭彩廷,成为副镇长尹常乐的得力“靠山”和干将。说“靠山”,是因为他比组长熟悉情况;说干将,是因为他让人放心,还总冲在最前面。

说到拆迁,“挖祖坟”“砍树木”“拆房子”等几个不好听的字眼是无法绕开的,被称为“农村工作最难的三件套”。从抽调到三岔河水库工作开始,尹常乐和郭彩廷这个组就无条件领受了这“三件套”,没有说一个“不”字。多少人劝他回避,可是他说:“我的条件最有利于工作,为什么要回避呢?再说了,我又不多占一分。”

4.jpg

尹常乐说:“工作组的主要任务是负责水库淹没区的坟墓搬迁,施工占用道路及安置点征地,地上附着物清理等工作。镇里成立了迁坟砍树小组,我担任组长。老百姓观念陈旧,不理解郭彩廷的工作,不愿搬迁亡故亲人的坟墓,他经常被辱骂,有的还连骂带讽刺地问他‘怎么不去迁你家的祖坟’。”

一开始,工作很难推进,但郭彩廷对安排的工作,总是回应那句口头禅:“又不怕!”他用近两年时间,按程序迁出1040多冢坟。

在三岔河迁坟过程中,从棺木制作到找挖机,再到拍照存档,他都一丝不苟。在工作最难做的麻栗坝,郭彩廷家是搬迁户,他二话不说带头搬迁。带头作用很显著,整个搬迁过程中,没有哪个村民来找过,或者说哪里不对。郭彩廷的车里随时放着一个包,里面有印泥和各种表册,整个就是一个移动的办公室,随时随地服务搬迁群众。

有一冢坟的后人在台湾、缅甸等地。郭彩廷得知情况后,打电话给他在缅甸的亲戚,帮忙打听坟主的亲人。一段时间内没有消息,他就总是打电话给缅甸亲戚,亲戚都有点烦他了,说你就这样天天问天天问,我们去帮你打听也需要时间呀。20多天后,终于找到了坟主的后人。

5.jpg

在淹没区拆除过程中,有14冢坟由于前期勘查存在失误、缺陷,这些坟直到被淹没了才发现。群众反映后,这14冢坟的搬迁工作自然落到了后期开展工作的郭彩廷身上。

在14冢坟中,有一冢是属于孙家坝一位老师家的。他们一家都不同意搬迁在水下泡着的坟,还提出了许多要求。后来,还是郭彩廷反复做工作,最终同意了。在搬迁这些坟的时候,郭彩廷每次都是带着人划着船进出,直到把14冢坟都迁走了,他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迁坟工作涉及面广,资金流量大,而且分散,郭彩廷处处都都要考虑周全,既让群众不吃亏,也不让政府超预算。迁坟工作的政策性很强,要求现金支付。后来通过资金稽查,淹没区涉及搬迁坟墓400多冢,资金30多万元。迁坟结束后,通过调查花名册、主人、社区和村组三级签字盖章等措施,迁坟工作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也无一错漏。

6.jpg

“树难砍,就先砍我家的!”

一开始清除库区附着物期间,根据政策,对地面附着物处房屋以外都不补钱,零星树木也不补钱。为此,靠山吃山、种树吃树的傈僳族群众很不配合,抵触情绪很大。由于群众不理解不支持,这对郭彩廷的工作影响很大,工作推进很慢。

面对困难,郭彩廷并没有退缩,靠着他的人际关系、人品和韧劲,锲而不舍一点一点地来做。他不分昼夜,一遍遍走进农户家,跟群众反复沟通,不断做工作,群众最终都一一签了字。

安置点需要砍伐胆扎社区余福家的树,余福死活不同意。后来郭彩廷和同事买了一件啤酒到余福家。郭彩廷知道余福家是媳妇做主,通过与余福家媳妇用傈僳族语言拉家常、吃酒,并不断给余福媳妇讲政策,并承诺他家砍了树后会安排工人把树劈成柴,并把柴码好。最终,余福媳妇被打动了,终于答应签字。

景色.jpg

为了按时完成蓄水任务,赶在蓄水前迁完淹没区的坟和砍完淹没区的树木,但砍树涉及的界限纠纷很多,大家都去争,工作很难做。

郭彩廷家就在淹没区,山林很多,但小辈子分家时没有把山林分清楚。其他同志在做郭彩廷家族间的工作时,遇到了很大阻力,都在看着郭彩廷会怎么办。郭彩廷知道情况后,义无反顾地说:“我和你们一起去,先砍我家的。后边的事情我来料理。”

话说得很响,树也砍得很快,但他也因此“得罪”了自己的家人,被狠狠骂了一顿,但他默默受着,一副“任凭处置”的样子。

2011年,在实物指标调查中,轮马社区群众对山地面积核实有争议,矛盾很多,具体涉及3个村民小组250多户人家。当时,保山市政府派人来解决过但效果不大。2015年清明期间,郭彩廷主动申请去化解这起矛盾纠纷。他前后用了3个月的时间,到群众家中和他们吃酒、拉家常,不厌其烦跟群众讲明厉害关系,最终解决了这些矛盾。

建房子.jpg

在征地过程中,轮马社区小松坡村民王根宽家虚报桂花树数量被村民举报。郭彩廷对此进行了仔细调查,得知王根宽家只有8棵成树桂花树,其余一些都是小树,达不到补偿标准(当时规定,成数每棵补偿500元,小树每棵补偿50元)。郭彩廷调查得出结论,桂花树数量和大小都远远达不到500棵。郭彩廷告诉王根宽,虚报数目、套取国家移民资金是违法行为,希望正确对待。最终王根宽放弃了不该得的那部分补偿资金。

王根宽家的事情得到解决后,给关注着这件事的群众有了一个满意的交代,也给了上级了一个满意答复。此后,大家一遇到“疑难杂症”,就更喜欢找郭彩廷。

在对一处实物指标进行调查时,原来上报的数量有64万株林木。按照标准,每户的果木太多就只能按亩积来算,最后核实下来,只认可32万株来进行兑现。当时,指挥部动员了全部力量去做工作,但还是有很大一部分村民不认可。后来,剩下的工作全留给了尹常乐和郭彩廷来处理,最终也都妥善得到解决。

 三岔河水库淹没区蓄水前要进行地面附着物烧除工作。胆扎社区大横山参加烧除工作的村民一时疏忽导致山火烧到了附近的森林。见状后,郭彩廷立马带人去扑火。因为风向不定,火势很大,为了尽快扑灭山火,郭彩廷冲在最前面,奋力扑救。结果,他的头发、眉毛都被火烧糊了。

后来,郭彩廷解释说,他带着十几号人拼命扑火,假如火势没被控制住,将牵连附近近5000亩的森林,要多少钱来赔付给村民都不知道,政府哪来那么多钱。

“他是一本有五个章节的书”

说起郭彩廷在砍树迁坟过程中的工作,镇安全生产工作负责人蔡绍云说:“郭彩廷工作认真负责,在移民工作中善于做群众工作,涉及他家的搬迁,他积极带头搬。他是一本书,有五个章节:工作热情办法多、耐心沟通有韧劲、凡事在前亲历亲为、尽职尽责不推诿、干净做事重自律。”

有人说,郭彩廷是一个爱“跑”好动的人,一有空经常跑到群众中去,收到群众诉求又跑到镇上和有关部门为群众跑腿,协调解决问题。

泥石流.jpg

“指挥部人很多,平时都是个人跑一岔,难得集在一起。郭彩廷就抓住每天吃饭的时间,手里捧着饭,不停地跑去找下村组的同事了解情况。什么哪家的坟照片怕了没有呀,哪家的树补偿款到位了吗,又或者是请同事下去的时候顺便帮把办好的东西交给群众呀,等等。整个吃饭的过程都不见他好好坐着吃过一顿。”腾冲市移民局原党组书记邵维荣回忆说。

三岔河小组有40多户人家,郭彩廷每家必到,每户至少去了5次以上,有些家他甚至去了10多次。他会傈僳族语言,跟群众讲起道理来,傈僳族群众更容易接受。

 

7.jpg

在移民搬迁建设过程中,有一段进村道路因为界限纠纷迟迟动工不了。最后,郭彩廷了解到是因为自己弟兄之间土地分割存在争议而无法开展工作。于是,他主动让出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土地后,工程得以顺利施工。

近几年,每年过年郭彩廷都去村里的贫困户家中走访慰问,看望贫困户老人,自己掏钱给贫困户老人。一次到胆扎孙家坝开展脱贫工作时,遇到了一个孤寡老人,他不声不响掏给了老人200块钱。

郭彩廷在工作之余,总乐意帮群众代办一些事情。记者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找到了许多表册、证件。“他每次回镇里,都会帮轮马的群众去办事,办完了,又一家一家地去回复,做到事事有落实,件件有回音。”同事这样说。

采访时,腾冲移民搬迁安置办公室主任科员李家贤说,和郭彩廷开展三岔河移民工作共事6年,是自己38年工作以来带领过的或相处过的众多同事中一个真正的好人,优秀能干,踏实,是一个优秀的基层工作人员。安排给他工作,从来没说过一个“不”字,没有说不会、不做、干不了的,领取任务后认认真真做,有时候还会给领导出主意,想办法。

8.jpg

李家贤最大的感受是,郭彩廷人品好,对人对事,诚心诚意,帮别人做事,不提要求也不要任何回报。老百姓对他的认可是最高的。

有同样感受的,还有移民搬迁办公室主任科员宝富裕。他说,彩廷本身是移民户,也是轮马人,他本身可以申请回避不参与这个项目。但在整个工作过程中,他是进得最早,直到牺牲都还没有撤出来的一位同志,很多扫尾的事情他都一直在做着。

2018年,孙家坝发大水,村庄被淹,郭彩廷第一时间发信息把情况报上来,事情得以妥善处理。

在小微企业搬迁补偿中,有31户补偿标准中途调整,提高了标准。对此,周围的群众很抵触,因为他们的补偿标准低于调整后的小微企业的补偿标准。这件事情,后来也是郭彩廷数次下去处理,多次听取几方面的意见后,提出了若干建议,为最终确定补偿标准提供了很好的参考。

在移民搬迁过程中,郭彩廷常常坐在挖机的箱子上升到群众家房顶帮忙下瓦,疑难险重的事情他都冲在了第一线。

H.jpg

郭彩廷在和傈僳族群众打交道的过程中,把他们当朋友,当亲人,最终成为大家心中的“撮基帕”。

轮马村村主任余廷东告诉记者:“2002年,当时读了高一便辍学回家的我接到了郭老师的电话。他问我,能不能到学校去,帮他媳妇代一段时间的课。因为他媳妇要去进修考试,为转为正式教师做准备。我当时有些迟疑,他就鼓励我说不怕,有什么困难他随时会帮我解决。结果,这课一代就代了7年。代课期间,我们的交接就很深,他鼓励我好好代课。上课前要备课,我不知道怎么备,郭老师就手把手教我备课。后来,村镇领导叫我来村委会搞计划生育宣传员。在村里工作,经常听起傈僳族群众讲郭老师很热情,到镇政府办事、开证明等他都很愿意帮忙。”

米.jpg

都说,群众利益无小事。直至去世,郭彩廷所做的,都是一些小事、普通事,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但这些小事都与群众的利益有关,关乎着基层干部在群众中的形象和认可度。也正是这些小事、普通事,让普通群众记住了他。

分享到:
曝光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云南网 0871-63617929 0871-63662829   政务热线:0871-12345
滇ICP备05000002    政府网站标识码:5300000033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476号